九庄小学那些陈年旧事

■李 星

一所学校的发展变迁历史,并非是去而无返的遗迹,它在岁月流变中的种种积淀,留下文化的印记,是不可忽视的精神财富。回眸九庄小学发展变迁的历程,时代所给予学校的不只是和煦的阳光,还有风雨的考验。

——题记

九庄小学是贵阳市息烽县乌江复旦学校小学部的前身,有上百年历史,是民国时期息烽县内最具名气的老牌学校之一。最早的九庄小学为私塾,由四川籍学人(副贡生)党鲲南首创,校址在城隍庙内,现九庄镇中心幼儿园所在地,当时小地名称“龙岗”。清朝末年,清政府为维护自身风雨飘摇的统治地位,被迫实行一系列改革,其中教育改革提出“废科举、兴学堂”。宣统二年(1910年),九庄地方绅士和民众协力,兴建九庄两级私立小学堂,与当时的息烽两级小学(今天的永靖小学)一起开创了息烽小学教育的先河。

民国三年(1914年)息烽建县,1921年,绅士王冠英(党坤南的学生)主持创建,扩充完善民国初年兴建的九庄私立小学堂,将九庄小学更名为“息烽县九庄两级小学”,实行由九庄绅民组成董事会管理学务的制度,王行生任校董,由贵州省立简易师范学校毕业的九庄桐枝驿人王佐任第一任校长。学校位置不变,属于男子学校,女子学校设在万寿宫内,两校在三十年代初合并。学校礼堂后厅是固定的戏台,也是举行纪念活动和开会的主席台。礼堂内悬挂孙中山先生遗像,遗像前端还挂有一块高三尺、长六尺的木制土漆金字匾额,从右横书“灌输文明”四个大字,右上方直书“冠英先生维持学务……”,左下方直书“中华民国拾年×月谷旦立”。此匾为党坤南题写,当时他荣任修文县代理县长,颇为赏识王冠英维持学务有方,特制了这块匾额赠与,可惜此匾额1948年孔圣会前被毁。

解放前,九庄小学正式称呼的校名有三个,贵州军阀割据时期校名为“息烽县九庄两级小学”,学制八年,春季始业;二十年代末校名为“息烽县九庄中心学校”,这个称呼直至1943年末,学制六年,春季始业;1944年新学年开始,校名为“息烽县九庄中心国民学校”,此称呼解放后终止,此时学制仍为六年,虽分高小初小,但四年级并不举行毕业考试,成绩及格者,可直升五年级,1946年前仍是春季始业,从1947年起改为秋季始业,当年无毕业班,1949年毕业班是第24期。

九庄小学创建时,民国息烽县政府下文将城隍庙二十余石租谷的田土划给学校作办学收入。1947年王俊民先生任县教育科长时,给九庄小学在省厅联系了一批半买半送的仪器。九小校长柳瑞芬出面与九庄公会联系,后由公会工作人员藤久成与十大商帮商量,向学校捐赠了买仪器的钱。仪器买来后,学校开了仪器展览会,酬谢社会各界。1946年初,有人偷旗杆绳子被镇公所罚粉底红纸两百张,送交九庄小学,时值春节前夕,学校将这些红纸写成对联,由保丁分贴在各家门口后收费交学校。柳瑞芬校长家朝门上贴联为“呜自由钟奏胜利曲,处康乐也贺民国年”,还有门“元旦狂欢白热化,国花含笑红艳多”等对联。1948年,准备建新教室六间,设立建校董事会,王万选任董事长,捐赠朱家河码头旁边的土地一块作烧砖瓦用,并提供烧砖瓦所需的柴火,九庄的绅士、各商帮商人,花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般花户负责搬运砖瓦。1949年6月,基脚挖好后由息烽建筑技师验看过,砖瓦全部烧好搬齐。临解放闹土匪,无人管理,损失严重。土改时,准备修建校舍的地基和砖瓦被征用修粮食仓库。

九庄小学在民国时期办得十分出色,学校历任校长、教导主任非常有敬业精神。首任校董王冠英、校长王佐之后,任校长的有陈子咸、陈俊卿、王泽浦、王振达、陈谦、孙一飞、柳瑞芬等,任教导主任的有陈嘉齐、黄达云、李治文、郝永昌、孙昔康、谢启贵、陈历修等。当时的老师非常注重职业道德,他们用“误人子弟、男盗女娼”作为警言,严格要求自己和学生。任教时间最长的是林竹修老师。他从九庄小学第二学期毕业开始任教,一直到1948年病故。任教时年龄最大的是李公璠老师,1945年71岁时任高年级的国语课,解放后病故。学历最高的是王泽溥老师,他从北平朝阳大学肄业后,30年代末任九庄小学校长。免收家境贫寒学生书费,还有孙一飞、柳瑞芬两届校长时期,学校管理最好。

九庄小学在民国时期管理严格,重视文化知识灌输、德育建设,以纪念周、各种节假日、纪念日活动对学生施行思想品德教育。“五四”运动以后,不少地方推倒了孔庙,但在九庄,孔子是一直受人崇敬的圣人,学校每年都要举行祭孔活动。四十年代祭孔子时还要举行成绩展览会,展出历届毕业生各科学业试卷。九庄小学搞祭孔典礼有两个地方,废墟前面石院内,有一六角形三层石砖混合结构塔、高约六米,名曰“字库”“字库”二层外墙嵌有一石碑,刻有“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之位”,多数时间在这里举行祭孔仪式。九庄最后一次祭孔是1947年古历8月27日,那年学校与社会各界联合杀牛祭孔,仪式是在学校礼堂前的院子内举行。这次祭典中,学校兼职教师周德润(开阳人)指挥学生演唱“孔圣纪念歌”。

孔圣纪念歌这样写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贡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孤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心藏于已;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心为已。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民国时期,九庄小学每年3月12日为植树节,停课半天植树;4月4日儿童节,学校只写标语贴在街上,不搞其它活动,不放假。清明节,学校用半天时间组织学生远足;5月3日国耻日,不放假,校长在临近前的纪念周上向学生宣传演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柳瑞芬校长在讲演时,竟能背诵:“莫提五、三、提起五、三,既痛且惭。敌人的枪弹、炮弹打穿济南城垣千万眼,我外交官提抗议,链脚枷手入牢监,割去耳朵挖眼睛,人人看了都幸酸,大家努力来抗战,旧恨新仇齐清算”;7月7日,抗日战争纪念日,抗战时当局要组织各界搞大型的纪念活动,搞捐献,学校搞话剧演出和上街宣传;古历8月27日孔子诞辰日,放假一天学校举行祭典活动;10月10日,双十节晚上搞提灯会,不放假。

民国时期九庄小学重视体育,成绩颇为突出。当时多次举行的全县运动会,九庄小学每次都组队参加比赛。1947年5月,息烽县举行解放前最后一次运动会,九庄运动员40多人参加,九庄小学参加公开组的教师曾宪权、谢启贵、罗朝恩、张守一等人,参加学生组的学生有魏我杰、陈顺杨、宋庆华、宋聚烈、罗执国、吴登举、陈吉才、陶祖富等人。赴息烽比赛前,曾宪权老师在九庄小学教运动员演唱了“运动员歌”。歌词这样写道:五月里好天气,风吹运动旗,日晒着黑身体。一二三四你手挽我手,一二三四大家齐努力,把侵我们的赶出去,把爱我们的团结起!我们要做新时代的英雄,争取中国的自由独立!我们要做新时代的英雄争取中国的自由独立!自由独立!

运动会进行中,九庄派往运动会场的小观众——小学生演唱了“运动员歌”。这次运动会,除万米跑外,其余项目只奖励第一名,九庄代表队共夺得锦旗20多面,公开组二百米第一名曾宪权,急行跳高第一名罗执权、铁饼第一名周俊,万米第一王光举;学生组二百米第一魏我杰,五十米、百米两项第一陈顺扬、急行跳高第一罗执国。县长李树猷赠的“民族英雄”为大会总锦标,也被九庄镇夺得。

当时九庄小学还有校歌,歌词这样写道:“于襄故址,新镇九庄,教化韶龙岗。西山耸翠,壮带乌江,九小育灵光。入德之门,学熟诗章,匆怠更勿荒。前程辽远,奋武维扬,独爱我国疆。”这是1939年从四川古蔺聘来教国文的陈策勋老先生作词,教导主任黄达云谱曲教唱的。教唱时黄先生都要简要介绍校歌的形成经过。有一次教唱,他介绍(大意):九庄原名于襄,民国三年改为九庄,民国十十一年建镇,学校小地名叫龙岗,故歌词第一句初稿为“于襄故址,新镇九庄,教化韶龙岗”。歌词最后一句初稿为“独爱我九庄”,此句既不妥,又不通,时值抗日战争,爱国比爱乡的意义大得多,最后定稿为“独爱我国疆”。(作者单位:息烽县新闻中心)

1963年春,九庄小学师生送肥料支援农业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