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托“五个一”方式 破解红色文化发展难题

——以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利用情况审视文物保护利用工作服务经济社会能力不足的问题

■中共云岩区委宣传部、中共云岩区委党校

开发利用红色资源,对于弘扬革命传统、坚定理想信念、提升城市素养、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重点挖掘文物保护利用工作服务经济社会能力不足现象,从全域旅游视角下充分挖掘和发挥红色文化资源的经济价值、教育价值和育人功能,是当前经济新常态下探究云岩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

一、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利用的现状

从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至1949年11月15日贵阳解放,在贵阳近代历史上发生了20余起重大历史事件,留下具有重大纪念意义的红色文化资源16处,均在云岩辖区范围内。“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这些历史事件虽然日渐久远,但却记录着贵州贵阳解放的艰难历程;这些红色文化资源虽然散布各处,但却使云岩这片热土成为贵阳红色历史文化最为厚重的区域。

历年来,在中央、省、市党委、政府的重视支持下,云岩辖区内的红色文化资源得到一定程度的开发和利用,取得一定的成效。尤其是经过修缮维护后的省工委旧址,每年接待各类机关、单位、学校、企业参观人数达数万人次,产生了重要的社会反响,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2017年3月还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但通过调研也发现,云岩区现有的16处红色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形态各异、参差不齐,大体上可分为三种类型:

(一)现今依然保存完整的红色文化资源

贵州省工委是中共中央长征途中建立的唯一一个省级党组织,其旧址位于云岩区文笔街的高家花园;《新华日报》贵阳分销处旧址,位于云岩区慈善巷8号。这两处是云岩辖区范围内保存完整、资料齐全、利用率较高的红色遗址,在市内的推介和宣传较为普遍。党的十九大后,市委主要领导也率全体市领导到省工委旧址宣誓,进一步推动了省工委旧址在我市红色文化遗址中的重要地位,但对比其他省会城市,面向全省特别是全国的宣传和推广有待于提升。

(二)未充分开发利用的红色文化资源

目前,八路军驻贵阳办事处旧址、江西村的林青就义处、“双十一”惨案的发生地沙河桥、头桥转湾塘卢焘纪念亭、珍藏《四库全书》的鹿冲关地母洞等处,都还保留着当年事件发生的历史痕迹,但缺乏丰富的内涵表现形式。

(三)历史上有记载但现找不到痕迹的红色文化资源

在推进城市建设的过程中,一些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方现已没有历史的痕迹,如公园西路“七·一九”事件纪念地、中华中路“二·一九”学联事件纪念地、“八·一三”‘民先’事件纪念地、“二·四”轰炸见证地大十字、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六军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等地,这些在贵州贵阳解放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地,现今都缺乏相应的表现形式。

二、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利用存在的问题

在文物保护向市场化逐渐发展的背景下,重庆、延安、井冈山等国内很多城市都以红色文化为引领开拓了旅游发展的新局面,对区域经济社会全面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云岩区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历史的城区,有着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但与红色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比较发达的地区相比,红色文化资源的综合价值还有待于深入挖掘和开发。

(一)管理交叉,未实现共建共赢

云岩区地处贵阳市中心城区,辖区内的绝大部分红色文化遗址属于市级单位管辖(见下表)。由于市、区相关部门职能交错,形成管理错位,在一定程度制约了红色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

(二)分布散乱,未形成联动效应

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遗址点多,但分布散、缺乏整合。每一个点都是独立的存在,遗址之间没有根据历史事件的发生建立内在的联系,未形成点面结合的联动效应。例如:一是由文笔街高家花园的中共贵州省工委旧址、慈善巷《新华日报》贵阳分销处旧址和民生路八路军驻贵阳办事处旧址,地理位置相隔近,完全可以形成一条坚定理想信念的红色文化线,但现分散在市中心,被富水路、省府路及附近商业建筑隔断,未能形成整体效应;二是贵阳北郊海天园贵州人民抗日战争纪念碑、宅吉坝八月会议纪念地和鹿冲关地母洞《四库全书》保藏纪念地可组成贵阳老城区北部爱国主义教育地带,体现信仰的力量和爱国情怀的文化线等。但目前三处红色文化开发提升都不尽理想。

(三)保护不力,未充分挖掘内涵

环城北路的林青就义处目前已由市文物局、云岩区政府共同重新打造,有林青生平、纪念就义雕像等,但占地面积较小,不能形成较好的旅游观光效益。鹿冲关的地母洞,曾经珍藏在杭州文澜阁的中华文化瑰宝《四库全书》五年零八个月。期间,毫发未损,充分展示了贵阳人在抗日战争期间,克服艰苦条件,悉心保护国宝的精神,为国家作出重大贡献。现在的鹿冲关地母洞,有美丽的自然风光、传奇的佛教文化,唯独没有体现抗战时期贵阳人保护《四库全书》的珍贵历史记忆。“双十一”惨案的发生地沙河桥,仅有解放后曾任贵阳市人大主任的赵西林题写的“沙河桥”纪念字,对于发生在贵阳解放前夕的“双十一”历史事件和在事件中英勇就义的烈士事迹都没有相关的内容和形式体现。头桥转湾塘卢焘纪念亭,虽然是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但缺乏维护,经常堆放有垃圾。这些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遗址,在内涵的丰富、使用的频率和日常的维护上都有待于进一步加强。

(四)利用不够,辐射作用未充分发挥

与遵义、息烽等地相比,云岩区乃至贵阳市的红色文化资源一点也不逊色。但由于起步晚、知名度低,对旅游、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在红色文化成为主旋律之一的新时代,与周边地区的差距正在越拉越大。一是从对内的角度看,这些红色文化资源所包含的丰富内涵还不为贵阳市内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和学生所熟知,有的单位和个人知道一点,但觉得贵阳市的红色文化场所没名气、没场地,有时还要舍近求远到其他地方开展类似的教育活动;二是从外部宣传和推介来看,对红色文化的宣传和红色品牌的打造力度不够,游客前来只能看一眼、听一下介绍,受到的革命教育极其有限,红色文化旅游对其他产业的辐射带动作用没有得到体现。

(五)缺乏整合,未建立关联遗址的联系

云岩区的红色文化,从历史角度来看,是一场具有延续性的波澜壮阔的斗争历史。因此,与其它县(市、区)建立关联遗址之间的内在联系,可以进一步拓宽红色文化旅游的时间和空间。如抗战时期,杭州文澜阁《四库全书》曾在云岩区鹿冲关的地母洞存放5年零8个月,这一段历史与浙江大学西迁湄潭的办学史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浙大西迁的路程充满曲折,是一部伟大的“文军长征”史。但同时,浙大西迁还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保护《四库全书》的转移。当时,竺可桢受民国教育部的委托,将一部《四库全书》140箱,成功转移至贵阳黔灵山公园北的地母洞存放。竺可桢校长多次到地母洞察看《四库全书》的保护工作。2005年9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视察浙大西迁展览时,就曾在地母洞《四库全书》的资料照片前驻足良久、仔细观看。又如爱国将领张学良被囚禁在贵州期间,先后在修文的阳明洞、黔灵山的麒麟洞、开阳的刘育乡、息烽的集中营和桐梓的无门洞小西湖生活,我们可以建立黔灵山的麒麟洞同这些相关的历史点内在联系。但遗憾的是,目前都没有建立与这些事件关联遗址的联系,区域间资源缺乏有效的整合和利用。

三、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利用的路径

从全域旅游的角度出发,以红色文化资源推进旅游产业发展,是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利用的重要课题。当前,要以“五个一”工程为抓手,加强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和利用,以红色促旅游,以旅游护红色,为云岩区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

(一)打造一块红色文化核心城市综合体

红色文化遗址往往位于老旧棚户区中,随着时间的变迁,与当地棚户区已紧密结合在一起,单独改造难度很大。要善于抓住城市旧城改造的契机,将红色文化遗产相对集中的区域列入棚户区改造计划,实现红色文化城市综合体的整体打造。以云岩区为例,省府路片区原为老贵阳中心城区所在地,在较小范围内包含了省工委旧址、大觉精舍、虎峰别墅、文昌阁、新华社旧址、八路军办事处旧址等多个文物场所,历史底蕴丰厚,省府路仍保持其原石板街特色,现状全长为450米。该片区多层、高层建筑立面形象杂乱,底层商业风貌混乱。遗存老民居、老建筑缺乏有效管控、保护及引导,乱搭乱建现象严重。我区可以积极申请中央、省、市政策、资金支持下,利用棚户区改造契机,将省府路打造成特色文化街区,通过对街区内红色文化的挖掘、保护和升华,彰显贵阳历史文化内涵,浓缩城市发展的历史记忆、贵阳印记,体现“老贵阳”革命先烈在战争年代艰苦奋斗、不畏牺牲的红色文化记忆和特色历史文化风貌。

(二)打造一个红色印记文化旅游产业园区

从全国范围来看,各地区都十分重视红色文化与文化产业、旅游产业的结合发展。远有江西井冈山、河北西柏坡等地,都利用本地在革命战争时期的特殊地位,积极发展红色文化,打造了整个红色文化全域旅游产业。近有遵义市,结合遵义会议会址,打造了凤凰山红色文化产业园。云岩区作为省会城市的中心城区,在革命战争时期,云岩区一直是西南地区“国统区”革命情报、组织交汇的重要地带,又是抗战时期各大厂矿、学校西迁的重要区域,在红色文化发展上也有自己的优势。可以深入挖掘整理在云岩区的红色故事,寻找失散在历史中的革命事迹,结合老旧工厂、学校等,打造一个集瞻仰、缅怀、娱乐和悠闲为一体的红色文化产业综合体。此类综合体符合党和国家的文化发展思路,又有鲜明的主题,其新颖的文化推广、品牌推广形式,必能吸引本地市民、外地游客前来参观、旅游、购物,成为全市的又一张文化发展名片。

(三)建立一套红色文化精品现场教学体系

理清红色事件脉络,将理想信念、爱国情怀、实践拓展等活动融入现场教学,借鉴重庆“红岩联线”经验,打造一套具有云岩特色的红色文化现场教学体系,吸引省内外的各种党员干部培训班来到云岩,广泛宣传云岩,提升云岩中心城市核心区的城市形象。

从区域内看,根据地理位置,可以构建三条坚定理想信念的现场教学线路:一是由贵州人民抗日战争纪念碑(海天园)——八月会议纪念地(宅吉坝)——《四库全书》保藏纪念地(鹿冲关地母洞)组成现场教学线;二是由贵州省工委旧址(高家花园)——《新华日报》贵阳分销处旧址(慈善巷)——八路军驻贵阳办事处旧址(民生路)——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囚禁地(麒麟洞)——贵州革命烈士纪念碑(黔灵公园)组成现场教学线;三是由卢焘烈士纪念亭(头桥转湾塘)——林青就义纪念地(江西村)——“双十一”惨案城北发生地(沙河桥)组成的现场教学线。

从区域外看,一是将曾经囚禁爱国将领张学良的黔灵山麒麟洞与修文的阳明洞、开阳的刘育乡、息烽的集中营和桐梓的无门洞小西湖连成一条爱国主义的现场教学路线;二是将曾经保藏《四库全书》的鹿冲关地母洞与浙江大学西迁到湄潭的办学史相结合,形成一条具有人文素养和爱国情操的现场教学线。

(四)打造一支红色文化专业运营团队

组建多部门参与的红色文化研究会,深入开发和丰富区内红色文化资源。特别是对地母洞、林青就义处、沙河桥等红色遗址的内容进行丰富和充实,使载体的作用得以充分发挥,充分展现贵阳的抗战岁月和革命记忆,使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成为贵阳“红色教育”的重要阵地,让红色教育有载体有场所。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打造一支讲解云岩红色党史资源的专业团队,让红色文化有人讲,坚定信念代代传。把党校老师、党史研究专家整合起来,组建成专题教师团队;从部门单位选拔综合素质较高、语言表达能力强的优秀年轻干部,组建专业讲解团队;从社会各界征招党史爱好者,组建志愿宣传团队。深入社区、机关、居委会、村寨举办党史讲座,接待各类学习团体,组织群众活动,让党员、群众接受了党史党性教育。同时,整合多部门力量,编写一本具有云岩特色的红色文化教育教材。让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和学生了解地方党史,让信仰的力量就在身边,发挥潜移默化的作用。

(五)搭建一个红色文化资源利用的大数据平台

一个成功的市场定位,是基于大数据的市场数据分析和调研。云岩区红色文化资源要在无蓬勃发展的旅游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必须架构大数据战略,搭建一个红色文化资源利用的数据平台,从中了解市场构成、市场特征、消费者需求和竞争者状况等众多因素,在科学系统的信息数据收集、管理、分析的基础上,提出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和建议,充分发挥红色文化资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辐射和带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