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说龙洞堡

■刘隆民

龙洞堡位于贵阳的东南面,过去和现在都是贵阳人出入中原、京城的要津。元末在西南修了五条省际驿道,从湖广到云南的驿道经过龙洞堡。当时在今贵州境内设了十二个站,每站距离较远。贵州(即贵阳)站设在油榨街,其他站现在都己成为县。到了明清时期,由于管理的需要,对邮传进行了整顿,把比较笼统的“站赤”分为驿、铺、站三类,并规定60里设一驿或站,10里或20里设一铺。于是在葛龙站(今龙里)与贵州站(今贵阳油榨街)之间就增设了铺。龙洞堡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设置的。不过设铺之初,这里并不叫龙洞铺而叫头铺(往东10里之地叫二铺)。大约是郭子章在见龙洞题字之后,这里才叫龙洞铺(二铺未改名,至今仍叫“二铺”)。

这个铺是干什么的呢?明代对此规定得很清楚,“传官文文书为驿,运粮饷为站,递军报为铺。”可见“铺”是专管军务的上传下达的,“驿”“站”的迎送、运输和传送公文不是它的职责。正因为它是个准军事单位,故有铺兵和快马,遇到紧急兵事,就要马不停蹄飞传羽檄。过去的龙洞铺,就专做这个事,一直到淸代贺长龄奏请去铺,龙洞铺的专职才算结束。今龙洞堡在作为“铺”的这段时间,由于它地理位置重要,还作过“哨”和“堡”。明初,贵州卫成立,在此设哨,称为“龙洞哨”,几年过后,为控制水西和水东土司,贵州前卫成立。因龙洞哨地接水东领地,位置重要,撤“哨”改为“堡”,龙洞堡即因之得名,并逐步取带了“龙洞铺”的名字。龙洞哨存在的时间不长,因而“龙洞哨”的名字没有传开,只在志书中存在。

今龙洞堡指的范围很大,不仅见龙洞路两边的区域、机场周围叫龙洞堡,甚至瓦札坡、木头寨、老李坡、马跑井、黑坡、云关坡、罗吏目等村寨,都在龙洞堡范围内。但历史上的龙洞堡并不是这样,最早的龙洞堡只是指今龙洞堡老街。这老街在龙洞堡老桥旁的山包上,鱼梁河从它的脚下流过,古驿道经过它的旁边。这是一个大寨,大约有七八十户人家。历史上的“龙洞铺”“龙洞哨”“龙洞堡”, 其治所都设在这里。龙洞堡老街其实是个汉族大寨,过去有近百户人,以邵姓为主。因地处要冲,又是“铺”“哨”“堡”的所在地,受屯堡文化影响大,因而与周围的少数民族村寨不太一样,富裕的人多,极贫者少,故有石板房也有瓦房。寨内有多处大院,都有院墙围着。还有私塾一堂、大庙一个。有不少住宅很讲究,房柱都是“引子杆”,石头柱础刻工也很精美。周围村寨的少数民族,也把龙洞堡老街的人称为“客家”即外来的客居者。余秋雨先生把隆里称为“汉文化的孤岛”,这里也可以称之为筑城南面汉文化的“孤岛”。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从乡下进城必经此地,龙洞堡老街的独有风韵,至今也还记得。1928年,周西成修黔桂公路时,因这里山势太陡不利行车,迈开老街的这段古驿道,另修新桥,路从它旁边经过,并在那里形成一条街,人们把它叫新街,即今龙洞堡桥头那段路,老街从此也冷落下来,以致现在落址龙洞堡的人们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当然,如今的老街己没有当年的模样,修了许多现在时新的房子。但那些已风化的残存石墙,还能见证过去岁月的沧桑。

由于龙洞堡历来是交通要道,因此它留下了不少古迹。其中最有名的有两处。一是见龙洞。贵州的洞,名为“龙洞”者很多,但最有名的要数这“见龙洞”了。一般喊叫“龙洞”的地方,大都有阴河,并有关于有龙出没的传闻。龙洞堡的见龙洞却是个干龙洞,它的“龙”更主要的是指皇帝——真龙天子。明朝初年,燕王朱棣以“清君侧”为名,赶走朱元璋确立的建文帝,夺取帝位。被赶下台的建文帝,有人说已被宫中大火烧死,有人说已逃出南京,或漂洋过海,或到了贵州,说法不一。据说建文帝曾路过此洞,并且有人看见他在洞中睡了一夜,“见龙洞”由此得名。明神宗时期的贵州副都御使、作六十卷《黔记》的郭子章,还为之题写“见龙洞”三字刻于洞壁。龙洞堡之名,就源于这个见龙洞。还应指出的是,这块“见龙洞”摩岩比黔灵山、东山、相宝山的摩岩都早,是老贵阳尚存的两块最早的摩岩之一。二是见龙桥,又称老桥,在龙洞堡老街鱼梁河上。这座桥建于元末明初,是古驿道上的名桥。这座桥是由一座单孔石拱桥和另一座双孔石拱桥衔接成,而且不在一条直线上,形式独异,很有文物价值。龙洞堡周围还有不少很有价值的古迹,如罗吏古钟、桥头摩崖等,还有不少大墓、名墓,如顾成墓、杨侯爷墓、舒敬堂父子墓、李端棻墓等。这些古迹十分珍贵,内容丰富,因篇幅有限,难以箩篓记述,只能存目于此。

关于龙洞堡,还有一个语言现象和一件豪赌之事值得一说。

一是“堡”的读音从pu变为bao。“堡”字有两个读音,一为pu ,一为bao ,用于地名读pu,用于军事设施读bao,如碉堡、城堡。从解放前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从城到乡,都把此地喊叫龙洞pu,但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却改喊为龙洞堡(bao)了。龙洞堡并未变为军事用地,为什么要改读bao呢?对此,王萼华先生也很奇怪。前不久,我与涂光禄先生探讨,我们以为原因可能如下:解放初期,龙洞堡桥头修了一个“荣军学校”(今社会主义学院处),有学员数百人。这些学员都是受伤的解放军战士,大都是外省人。他们在战场上常与“碉堡”打交道,来到龙洞堡后就习惯地把堡(pu)读bao。当时的荣军学校是龙洞堡人数最多的单位,他们的读音影响了当地人,也影响了附近的人,于是龙洞堡(pu),就逐渐音变为龙洞堡(bao)了。贵阳的陈亮堡、黄泥堡、杨眉堡、鸡场堡、新堡,安顺的头堡、二堡、幺堡,由于未受到像荣军学校类似的外来文化的影响,至今还是读pu,是可为证。当然,语言现象是很复杂的,这只是一孔之见,未必正确。

二是“硐”“洞”之争的豪赌。解放前,离龙洞堡几里地的甘庄,一到晚上就经常有几个人喜欢在一起“侃文”。其中有一个人叫刘学宽,人称“三老爷”,我喊叫“三公”。因他曾在大十字京货铺当过学徒,小有文化,经常说余文三在大十字写的招牌有哪个字错了,园通寺的碑又有哪个字写得不对。有一天他说,“龙洞堡”的“洞”字写错了,应该是“硐”不是“洞”。当场的陈幺爷说:“龙离不开水,写‘洞’是对的。”刘说:“龙洞堡的名字来源于见龙洞,见龙洞是个干龙洞,所以应写为‘龙硐堡’,不能写成‘龙洞堡。’”两人各说各的理,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刘学宽说:“我们俩个赌一把,如果我错了,我小桥边的田归你。”陈幺爷说:“我输了,我家屯上的土归你。”于是两人去找在寨子里教私塾的谷脚人吴先穛先生。第二天吴先生对他们说:“我查了方志,有写‘龙洞堡’的,也有写‘龙硐堡’的,你们两个一个都不输,也一个都不赢,田还是姓刘,土还是姓陈。今日豪赌作罢,明日有赌再来。先穛熟读圣贤经典,判赌无有不公。”此事迅速传开,成为一段全寨小有文化者都晓得的掌故。

如今的龙洞堡,不仅修了机场、贵阳学院、社会主义学院、公安干部学院,而且已在建贵州现代化的双龙临空经济区。贵州双龙临空经济区党工委书记是由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赵德明担任,古老的龙洞堡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成为以“内陆开放、创新驱动、生态文明”为内涵和特色的高端产业功能聚集地。了解它的历史沿革、文化古迹、民间传闻和语言现象,对区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有相应的认识意义。

龙洞堡老街下的老桥

清代龙洞铺用的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