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立法对大数据发展的重要推动作用

■张书云(作者系贵阳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主任)

2013年以来,市委基于贵阳生态禀赋和发展现状,面对未来挑战,主动顺应大数据发展趋势,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贵州提出的“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的要求,将大数据作为统筹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行动,作为全市各方面、各领域发展的重要牵引和支撑,推动大数据在贵阳无中生有、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取得了先发、先行优势,大数据已经成为与生态齐名的靓丽名片,贵阳的开放度、知名度、影响力大幅提升。2016年7月召开的贵阳市委九届六次全会提出“坚定不移守底线走新路,以大数据为引领加快打造创新型中心城市”,2016年12月召开的贵阳市第十次党代会明确“抢占大数据发展的理论、实践、规则和标准制高点”,为大数据地方立法提出了明确要求。

一、地方立法对大数据发展的重要作用

大数据已经成为推动我市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动力,而立法对大数据发展的重要作用主要有三点,一是总结实践经验。2016年2月,贵州省获批建设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阳市作为贵州省的省会,是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的核心区,是大数据发展的主阵地和主力军,应当在大数据发展方面勇担重任、先行先试、引领发展。实践证明,贵阳市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大数据的重要推动作用,未来大数据依然是引领贵阳发展的重要引擎。贵阳发展大数据积累了宝贵经验,需要通过立法予以回应和明确,也能够为中央立法奠定好的基础。二是满足实际需求。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贵阳市大数据及关联产业规模总量达到1300亿元;数据中心服务器3.5万台,呼叫中心坐席达15万席,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交易会员达500家,交易金额达1.2亿元,微软、谷歌、优步、北京数据堂等大批国际国内著名企业落地贵阳,货车帮等贵阳本土企业加快成长,全市产业结构加速调整。相比大数据产业的蓬勃发展,贵阳市大数据法规制度已经滞后,急需通过立法解决大数据发展中带有根本性、全局性和长期性的问题,满足发展需求,做到大数据发展于法有据、依法推进。三是引领和推动发展。未来五年,是贵阳可以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也是迎难而上的攻坚克难期。贵阳市1982年设立人大常委会,1986年拥有地方立法权,1987年5月,市七届人大常委会制定了贵阳历史上第一件地方性法规——《贵阳市制定地方性法规程序的暂行规定》,正式启动地方立法工作。截止2017年6月30日,贵阳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共制定和修改地方性法规104 件,废止 47件,现行有效地方性法规57件,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社会等多个方面。贵阳市立法功能应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更加重视引领、增强前瞻,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激发创新活力,引领大数据发展。

二、制定《贵阳市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是贵阳大数据地方立法的重大突破

大数据地方立法涉及到的内容和方面比较多,贵阳市人大常委会以政府数据共享开放为突破口,牢牢抓住大数据发展的“牛鼻子”,在没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的前提下,针对政府数据开放不足等问题,制定了全国首部设区市层面大数据方面的地方性法规《贵阳市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创新解决了许多数据共享开放方面的问题。比如,将政府数据共享开放工作、经费、目标考核纳入法制化管理,确保政府数据共享开放可持续、有序顺利推进;明晰共享开放职责,建立齐抓共管工作格局;注重共享开放观念意识培养和应用能力水平提升;对政府数据实行动态管理;救济渠道多,确保政府数据实现充分、有序和有效的共享、开放;鼓励社会开发利用政府数据;鼓励社会参加政府数据共享开放工作评估等等。这些创新使《贵阳市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走在了全国前列,具有国家意义、法治意义、实践意义、创新意义、发展意义。条例经省人大常委会批准后,市人大常委会于今年4月11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中央、省、市媒体进行了深度报道,《人民日报》分别于5月12日和6月7日两次刊文报道政府数据共享开放立法,肯定了贵阳大数据地方立法的实践探索。

三、精准选题、系统推进大数据五年立法

新形势新任务下,要求地方立法应当依照法定的权限和程序,不求大而全,重在管用、重在实施,需要几件就制定几件、有几条就制定几条。为此,贵阳市人大常委会认真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深入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既精准选题,将大数据地方立法分成几个重要方面,有针对性的开展立法,又制定《贵阳市大数据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五年工作推进计划》,系统推进大数据地方立法。2017年,市人大常委会贯彻落实市委要求,正在积极推动大数据安全管理立法。未来五年,常委会将逐步在数据安全管理、数据交易服务机构管理、个人信息保护、促进大数据产业发展、数据资源管理等方面进行立法探索,为贵阳大数据发展提供坚强的法治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