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阳明心学中体悟修身真谛

■陈本荣(作者系贵阳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心学体系博大精深,其中蕴含着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从吸收传统文化精华的角度,有许多可供当世所借鉴。阳明之学不是书斋之学,是经世致用的大学问,在工作实践、日常生活中加以体悟和践行尤为重要。阳明先生融儒、道、释三家精要,学术上创造了儒学最后一个高峰;他平宁王乱、灭山中匪,政声卓著,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真三不朽”伟人。见贤思齐,我们这些凡人,可以向这位伟人学些什么呢?以我浅陋之见,大致有三:

一曰持志。心学体系对此看得非常重,反复讲,各种场合讲,阳明先生谈立志算是 “婆婆嘴”了。他认为,不立志,就像无舵之舟,无衔之马,只能漂荡奔逸,不知所终。套用现在的话说,人生就只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了。先生所说的立志,是成圣贤。乍一听,离普通人很远,其实不然。心学的逻辑起点是人人皆有良知,人人皆可成圣。立志,就是要依从我们内心原本就存在的良知行事,不受、少受外界因素的干扰,不以“习心”扰乱“道心”,追求内心最大的安稳俱足。这样的立志是呼唤良知的回归,追求内心的圆满。这种立志,与要赚多少钱、当多大官的立志有本质不同。后者是果,前者为因。一旦志正了,“持志如心痛,一心在痛上,哪有功夫说闲话,办闲事?”也就是说,志向一旦宏远,格局就撑开了,得失就少计了,心中就有定了,静气就生成了。而越是这样的心态,反而越能把事做好做成,达到目标。理解这个,也就能理解我们许多革命先辈, “无非一念救苍生”,方能南瓜汤、红米饭,翻雪山、过草地,其境越恶,持志越坚,方略越正,最终迎来胜利。

二曰改过。人立下成圣贤之志,不意味着不会犯错。阳明先生对此有精当论述:“智者不以无过为喜,人之大德在于改过,作一新人。”每个人都会犯错,有过不要紧,经常自省,做到“不贰过”,真正改,实现自我革新便可成圣。当然,阳明先生所说的这种改过,不像算术题错了订正那么简单,这是要求以圣贤之志关照内心,以良知要求洞察自身。格物,其实就是格心,朝着我心光明的方向前行。这种高标准,严要求,结果是要使内心真正体悟过失,推动行为上的改造, “吾日三省吾身”,不把过错推给他人。久而久之,也就能做到心中有戒,心中有畏了。真正善于改过的人,人生大抵不会出现严重偏差,他每天都关照内在,审视内心,狂逸时点下刹车,颓唐时加脚油门,违规时抓紧修正。这种每日功课,就如每日筑坝,也就不至于无所忌惮,任由外界诱惑和个人恶习冲垮良知大堤,导致人生崩溃。

三曰磨练。阳明之学是致用之学,尤重实践。阳明先生追求的俱足圆满,是内心圆满与事功圆满结合的。事上磨练,是修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知行合一的必然要求。先生说:“人须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静亦定,动亦定。”历事才能练心,杰出的人每临大事有静气,就是这个道理。先生的一生,落过第、受过贬、从朝堂到乡场,从书斋到战场,历经艰险,九死一生,真正是历事后磨出一颗光明内心和一门伟大学问。依照良知前行,追求的事功,也是最符合事物规律和天道人伦的,是内心光明的外在体现。在实践中磨练的过程,也是格物致知的重要部分,这是后人推崇阳明之学的重要原因。人们常说,事不累人心累人,可见心累是最累的,心态好了做事就顺了。我们也常常在工作生活中感受到诸事缠身,心力交瘁的烦闷。但如果真正把阳明学参透,心似明镜,就能映出事物本原,做事便能知规律、排轻重、明缓急,也就懂得进退取舍,“弹钢琴、舞盘子”的功夫就高了,心中 “小我”也就淡出了,这样做事,心态正能量充盈,常无往不利,取得良好效果。此外,人生如三节之草,祸福荣辱难以预知。事上磨练出来的心态平和,是人最大的财富, “吾性自足,不假外求”,内心俱足,身外之境就次要了。

以上,阳明先生为我们规划了一条非常具有操作性的修心做事的宝典:立志圣贤是目标,改过自新是过程,事上磨练是方法。如果我们都能良知关照,真正知行合一去做,对个人,对事业,对社会,都有莫大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