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化的纪念性报道

——评《贵阳晚报·光辉岁月90》

■贵阳市委宣传部新闻阅评组

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为建军节举行的阅兵,也是军改后的首次沙场阅兵。全国各地的日报、晚报、都市报等不同风格的报纸都第一时间以套红的标题在最醒目的版位隆重推出报道,展示军威国威,7月31日的《贵阳晚报》亦不例外。综合比较多家报纸,《贵阳晚报》此次报道的特点非常明显。

一、阅兵仪式报道简洁 要点突出

从头版的导读到第2版的头条通栏标题,都选择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朱日和阅兵时讲话中的一句话:“我们的英雄军队有信心有能力打败一切来犯之敌!”这句话表达出我们的军队精神、实力和本质,避免了有些媒体那样片面突出武器装备,甚至不经意地炫耀武力。

《贵阳晚报》对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沙场阅兵的报道,在头版和第2版分别各选择一张图片:头版图片铁流滚滚,气势如虹;第2版图片为习近平主席正在检阅部队。一动、一静;一豪迈、一威严。每个版面各一张图片,视觉震撼力强。

第2版在编辑处理上很到位,共4条新闻:一是图片新闻,尽显张力;二是新闻预告《庆祝建军90周年将于8月1日举行》,对读者做简单提示;三是《沙场阅兵传递5个重大信号》,帮助读者进一步解读刚刚过去的阅兵场面;四是刊载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受阅部队之后的讲话全文。4条信息成多维度,发挥了不同于广播电视媒介的传播优势。

二、将全国性的主题报道与区域性特色巧妙结合

7月31日《贵阳晚报》最精彩的是A06-07版“我的战争”、A08版“黔军记忆”、A09版“红色地图”、A10版“贵州力量”、A11版“鱼水情深”这5个板块。如果说对朱日和阅兵的报道只是对中央权威媒体的新闻再加工,属于“二度创作”,主要创新点体现在版面组织上,那么这5个板块则是从选题、写稿、组版等方面都有创新,属于原创。如果说报道朱日和阅兵是媒体的“规定动作”,那么这5个板块的呈现则是媒体的“自选动作”。

在“我的战争”板块,选取6位生活在贵阳的老兵,记者记录老兵对战争年代的回忆。在回忆的文字中,看不到烽火硝烟,沉淀在老人记忆中的主要是对革命的信仰,对首长的崇敬,对战友的缅怀,对和平的热爱,对幸福生活的珍视。

“黔军记忆”只选取“解放贵州的前前后后”一个片段,一幅解放军进入贵阳的黑白照片,将时间定格在贵阳历史最具标志性的瞬间。几篇短文,分别介绍解放军进入贵阳市的摧枯拉朽之势,介绍随后的剿匪斗争复杂环境和战斗英雄,另外采用口述体例记录随军南下的亲历者和解放军进城秋毫无犯的见证者的回忆。还有一篇记者文稿,介绍贵州省军区军史馆关于解放贵阳的图片。图文之间,文章之间,有很强的内在关系。

“红色地图”详细罗列贵州20多个红色纪念馆。今天贵州悉心保护那些革命会议地址、浴血奋战的地方、革命领导人的故居、革命者关押之处,既是保存红色记忆,也是为了弘扬革命精神。编辑用地图的形式展示贵州红色遗址,让读者直观地看到贵州曾经遍地都是革命火种播撒、革命火炬照耀。在过去,贵州为革命做出巨大贡献,今天,贵州也肩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神圣使命。

“革命力量”板块“和平年代 那一抹橄榄绿”,主要用图片展示贵阳驻地的军人风采,图片也成橄榄绿。只有一则文字新闻,采用日记体的形式,讲述贵州军人的家属默默支持祖国的国防事业。

“鱼水情深”板块换一种视角,以“‘双拥’暖人心 驻地似故乡”为切入点,介绍贵阳不仅是一座英雄的城市,也是热爱英雄的城市。换了一种视角,表面上使报道的内容更丰富了,其实体现出贵阳市、媒体人对国防事业的理解更全面和深刻。

以上这些内容具有地方性,与读者的距离感拉近,也使“建军节”前夕《贵阳晚报》纪念性报道有了自己的特色,在与其他媒体的报道竞争中实现了差异化。

三、几点建议

一是《6位老兵忆峥嵘岁月》在采访对象选择上没充分考虑到广泛性,略感单调。如果选择经历过长征、奔赴过抗日前线、投入到全国解放、参加过贵州剿匪、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从事过现代国防建设的老兵,就会更有历史的厚重。或者选择战场指挥员、上过前线的战士、后方服务者、文职人员等,也会使报道更立体化。今后在做策划时,应该考虑更全面些。

二是“黔军记忆”会产生歧义,用词需要考虑准确性。通常来讲,“黔军”具有比较固定的含义,特指辛亥革命之后军阀混战年代的贵州籍军队,它和“湘军”“川军”“滇军”一样具有特指意义。中国人民解放军绝对没有此种称呼,通常称为“驻黔部队”“贵州省军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