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不变 军魂永驻

——记息烽县退伍老兵的感人事迹

■李 星(作者单位:息烽县新闻中心)

今年7月,笔者加入“息烽县爱国拥军志愿服务联合会”,成为一名志愿者。带着激动、疑惑、思索,走访了息烽三位退伍老兵。听着他们的故事,感受到了“老兵”的本色,时间在变,不变的是军魂,环境在变,不变的是军心!他们身上有一种巨大而神奇的力量。战火锤炼出他们坚不可摧的精神和意志,和平年代各项建设的熔炉,铸就他们奉献和忠诚的品格。

何万礼——怀揣“光荣弹”火线入党

何万礼近照

何万礼,53岁,越战退伍老兵,1981年入伍,1987年退伍,息烽县永靖镇坪上村人。6年中,前3年基本上在山上睡,在野外度过。何万礼谈起当兵的经历,最自豪的是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怀揣“光荣弹”,“火线入党”,荣立三等功,从一名普通侦察兵破格提拔为班长。

战斗打响前,每个人包里都揣有“光荣弹”,分别有一颗手榴弹和子弹,如果被敌人包围甚至有可能被俘虏时,就饮弹自尽。在作战时,冲在前面的突击队都是共产党员,遇到急难险重的任务,只有共产党员才能有资格冲锋在前面,普通士兵还没有资格冲在前。

1984年4月20日,部队开进老山的第2天早晨,指导员问何万礼:“收复老山的战斗就要打响了,你有什么要求吗?”何万礼回答:“什么都不想,如果有条件,我想入党。”指导员答应了他的请求,叫他写申请。当时没有纸,他就摊开烟盒纸写了这样一句话:“我自愿参入中国共产党,请党支部在战场上考验我!”3天后,部队支部宣布决定:“经支部研究决定,根据本人表现,支部已吸纳你为中共正式党员。”1985年,他从老山前线阵地撤回部队后,完善补充了相关入党手续。

1984年4月28日凌晨5点,我军对老山发起进攻,2个小时攻下老山。何万礼在这次战斗负了伤,脚被摔断。战斗结束后,他被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一个星期后,他不顾医生反对,毅然爬上军车返回前线阵地,加入老山的巡逻守护队伍。由于在“收复老山”战斗中,何万礼表现优秀,荣立三等功,从前线撤回部队后,他被调到120团炮三连当了3年班长。他带的那个班一直是尖子班,全团2000多人,连队之间、相同兵种之间,不管是比赛还是考试,他的班都是第一。

1987年,27岁的何万礼退伍回到家。退伍后的一年多时间,他当过工人,打过零工,做过包工头。1988年8月,他开始担任坪上村支书至今,一干就是30年,带领群众修路,建设坡改梯,安装自来水、电灯……如今坪上已整体脱贫进入巩固提高阶段,成为息烽市级示范性公园南山驿站公园的“后花园”。

何万礼说,当兵仅是过去的一段历史。现在有个别老兵,自认为当了2年兵,政府就欠他的。当个人想法、诉求得不到满足,就说共产党对不起他。国家《宪法》规定“作为中国公民,年满18周岁以上,不分男女,都有依法服兵役的义务。”真正的军人就应该勤劳,本分做事,要会吃苦、能吃苦,要发挥正能量,靠自己的本事,依法诚实劳动,获取所得。

 

王鄘——家风传承军魂永驻

王鄘在猫耳洞蹲守时的照片

王鄘,48岁,越战退伍老兵,1986年底入伍,1990年退伍,青山苗族乡冗坝村人。

王鄘一家四代从军,他从小在爷爷(老红军战士)和父亲(参加过抗美援越战斗)的言传身教下长大。在当兵服役参加越战期间,王鄘前后两次蹲守猫耳洞长达九个月,第一次连续6个月,第二次连续3个月,总共270天。王鄘说:“猫耳洞非常狭小逼窄,进出必低头,站立必弯腰,即便是躺下了也要屈胳膊蜷腿,那种憋闷的滋味,很难受。”当时王鄘蹲守的猫耳洞在B45号阵地,原来工兵每周可以送一次水,后来敌方军情异常,水不能送到阵地来了。没有水肯定不行,他悉心观察,发现离阵地400米左右的军事禁区内,有一处可以取水的地方。经请示上级批准,他与三名军事技能强的战友去阵地前面的禁区找水。禁区里面竹类丛生,茂密相连,两米多高的杂草走进去就看不见人了。他是班长,带头走前面探路,后面的战友隔一定距离走在他后面。每踏出一步都如履薄冰,因为地下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埋有地雷。稍微有一点疏忽踏上地雷,那就完蛋了!行进了大约50米处,他刚迈出左脚,突然发现脚下有一点异常。他以最快反应,立马停下了还在半空的脚步,并向后退了半步,然后小心翼翼扒开杂草。当时全身冷汗都吓得冒了出来。眼前5颗加重型手榴弹捆绑在一起,导火索被一根细线拴在了另外一头。如果当时他的左脚踏出去,直接就拌上那根细线。到了水源地。在接水过程中,他突然发现大约500米远的地方有越军观察哨。他和战友背上水迅速撤离,几分钟走出了100米左右,就听到越军炮兵的三发炮弹连发:“轰……轰……轰”,他们回望背水的地方,直接被炸开了花!

那个地方不能取水了,重新寻找到取水点,好几次水都没有异常情况。1988年4月27日那天,他去背水,遇见了B43号阵地两个已经接好了水的重庆体校战友。两个人让他先走,说身上太脏,迅速洗完立即返回,他没有想到,走出还不到80米的距离,就听到了“轰”的一声爆炸。他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去。眼前的一幕,让人不忍直视,两个生龙活虎的战友已面目全非,四肢不齐,倒在了血泊中……

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看到这位老兵的眼睛湿润了,他说:“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再也看不到他们在球场上潇洒的身影了……”

退伍后的王鄘,挖过三年煤,从一文不名到成功立足上海滩,开了一家美容美发用品店,小老板当得有滋有味。2003年,他回到村里,接任村支书,一直到2012年换届。短短9年间,他带领群众修建了19公里的水泥串户路,两处人饮工程;争取到市、县农村能源循环经济示范、返乡农民工创业等各种项目支持,组建了协会,创办了村集体经济;搞“十大孝子”评选,倡导敬老爱幼,邻里和睦……

然而,这个上级信任、群众拥护的“领头羊”,却长期处在人生道路的“两难”选择中。一边是妻子多年来催他回上海,一边是乡亲们的期待和信任,怎么办?“光从经济收入上看,当村支书损失大喽!”王鄘坦言,在上海开店时每年至少获利6-7万元,而当时在冗坝当村支书,过去每年仅有1000元补贴,还得靠留在上海打工的妻子“倒贴”接济。不过,父亲说了一句话:“当过兵的人,要听党指挥,保持军人本色;作为一名党员,更要带头,把村里的事情干好!”王鄘义无反顾选择了带领父老乡亲一起致富。

王鄘说,作为一名退伍老兵,他永远不会忘记时代赋予军人的标签。村里一点一滴的变化都有自己的参与,对村里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这种感情是挣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的。

“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这就是这群老兵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