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国主义旋律谱写的乐章

——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南明区境的文化宣传活动

■金方隆(作者单位:南明区委党史研究室)

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地处西南大后方的贵阳,同样经受着战火的摧残,同样燃烧起熊熊的抗日烽火。一群背负着中华民族的希望,臂拉着臂、手拉着手的一群进步的音乐界、话剧界等各界爱国人士在贵阳南明区境中华南路,达德学校礼堂,青年会会场,图云关红会总队驻地……开展了气壮山河的抗日救亡的歌咏运动。

“筑光”奏响抗日救亡的主旋律

抗日战争时期,音乐成了宣传抗日救亡的最强音,以南明区境中华南路、达德学校礼堂为活动地点的筑光音乐研究会(简称“筑光”),是一个以演唱抗日救亡歌曲,宣传抗日救国为宗旨,以歌咏、话剧为活动形式,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进步群众组织,是贵阳城中众多文艺宣传队伍中的佼佼者。

“筑光”成立于1937年,最初是一个“沙龙”式的娱乐性组织。“筑光”的会所在南明区境福徳街(今富水南路),办公地点和练歌地点主要在南明区达德学校礼堂和科学路省艺术馆。1937年9月,中共中央派黄大陆到贵阳,参与主持中共贵州省工作委员会(简称“省工委”)的工作后,省工委决定首先争取“筑光”,使之成为贵阳发动抗日救亡歌咏运动的团体。1937年“九·一八”6周年纪念会,“筑光”赶排了《九·一八小调》《义勇军进行曲》《牺牲已到最后关头》《救亡进行曲》《亡国奴当不得》等救亡歌曲在贵阳中华南路等街道演唱。

1938年初,音乐家常学墉(即任虹、贵州黄平县人,曾任中国儿童艺术团首任团长、北京口琴会会长)从上海来到贵阳,省工委派他到“筑光”担任歌咏队指挥。同年4月,中国军队进攻包围台儿庄之敌,取得歼敌两万余人的胜利,捷报传来,“筑光”配合贵阳中学(校址在今南明区境会文巷)和贵阳其他救亡团体组织了大规模的庆祝活动。“筑光”的百人大合唱演唱了《救亡三部曲》《游击队之歌》《歌八百壮士》,高吭嘹亮的歌声,群情激愤的怒吼和悲壮的旋律索回在贵阳城上空。

当台儿庄战役负伤的伤员转运到南明区境图云关陆军医院后,“筑光”和贵阳的其他抗日救亡团体一道前往医院进行慰问,为伤员们演唱了抗日歌曲、演活报剧。演员和伤员在演唱中,情不自禁的声泪俱下。

1938年12月,“筑光”团结贵阳音乐界,在群新电影院(今中山东路)举行一次劳军义卖音乐会,将所有的收入无偿的支援前方将士。国民党《中央日报》刊发了《筑光音乐会劳军演奏特刊》。特刊的刊发词是当时省工委委员秦天真撰写的,标题为:《前奏曲》。这场劳军演出取得非常好的效果,恳切哀惋的歌词,娓娓动人的旋律,把抗日救亡的气氛推到了高潮。

1940年,进步音乐家任光路经贵阳,“筑光”在南明区境青年会会场(今曹状元街)组织欢迎会,向任光介绍了贵阳学生和音乐话剧界开展抗日救亡活动的情况,并演唱了自编山歌剧《送郎打日本》。任光看后说:贵阳的“这条路子走得对,一定要发掘和创作具有地方特色的抗日歌曲和方言剧......”任光还给大家介绍了冼星海同志创作的《黄河大合唱》的经过,并当场为大家演唱了《河边对口曲》,任光的介绍和演唱,鼓舞了“筑光”把今后的抗日救亡宣传活动搞得更好。

“沙驼”在达德学校演出抗日话据

1937年—1940年,抗日进步组织贵阳沙驼业余话剧社(简称“沙驼”)在南明区境达德学校老戏台、南明中学(校址在老一中、今筑城广场)演出《放下你的鞭子》《台儿庄大捷》。达德学校教师何志敏、赵淑英等是“沙驼”颇有才华的业余演员。

“沙驼”话剧社在社长肖之亮(贵州话剧界的开拓者、左翼作家同盟宣传部长、抗日进步组织沙驼的发起人)在剧团担任导演,他选排了《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田汉编剧),该剧通过七个女性在上海法租界召开抗日秘密会议,声讨日本侵略者的罪行,批驳了种种对敌投降的论调,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沙驼”还演出《扬子江的暴风雨》(田汉编剧,聂耳作曲)。“沙驼”还编了《社歌》,社歌写道:“光明在我们前面,责任在我们两肩。同志们努力向前,奋勇争先,伟大的中华民族正在战斗,战斗中我们担负起这份艰难。”

“民先”新华路上教唱抗日歌曲

1938年上半年,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立,队长张益珊(中共党员)和“民先”队员经常到马棚街(今南明区境新华路)贵州合作助理员讲习所(简称“讲习所”)为学员们教唱抗日歌曲,还向学员们交谈时事政治以及延安生活。

当时教唱的歌曲都是易教易会的,教唱的歌曲有的还有浓郁的贵阳地方特色,据说有一首流行广、印象深的歌词是:“北京南京都失守了!同胞们,快努力。”中间插入两句贵阳话的对白:“喂!老乡!亡国奴当不得勒!”“是的啰!”接着才唱“亡国奴当不得,依呀嗨!”这种街头教唱激励人心,鼓舞了贵阳人民的抗战斗志。

十四中马鞍山上唱响抗日歌曲

国立第十四中学,原名“国立中央大学实验中学”,校址原在南京,享有中国“四大名校”之誉。1938年8月,为躲避日本飞机的轰炸迁来贵阳办学,校址在南明区境水口寺至观音洞一线马鞍山至绵羊山坡上(今油榨街省团校)。正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才使该校受害迁到贵阳办学。所以该校四大办学特色中的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学生中产生深刻影响。

该校课外活动时,抗日救亡的呼声很高,音乐课上教师教唱的大部分是抗战歌曲,有《黄河组歌》《念故乡》《松花江上》……学校成立了“凯声歌咏队”“友声歌咏队”,歌咏队在联欢会、校外活动中,特别是在马鞍山上大唱抗日救亡歌曲;著名舞蹈家吴晓邦领班的舞蹈团也到该校作专场演出,演出中的《篝火》《义勇军进行曲》等节目激发了师生的抗战情绪,曾在师生心中留下难忘的印象。

华生话剧社演出抗日话剧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活动在南明区境中华南路一带的“华生话剧社”(负责人为陈祖林、宋定宇)和贵阳其他艺术界的热血青年一样,义不容辞地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的宣传中。

“华生”以黔阳大舞台(今中华南路原百花剧场所在地)演出《重逢》《中华儿女》《国仇家恨》等10余场,场场爆满。为方便观众了解剧情和熟悉人物,剧社还印有说明书和演员表。为了提高演出效果,剧社采用街头剧的形式,选在大十字、达德学校门口、大南门等人群多的地方演出《重逢》,演员融入到人群中,扮作逃难来寻亲人的难民,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演员和观众都在跌宕起伏剧情中受到深刻教育。

阳明路上的贵医学员在抗日歌声中奔赴战场

1938年下半年,为了更加广泛和深入地开展群众性的抗日救亡文艺宣传活动,贵阳医学院(院址在南明区境阳明路)在中共贵医党支部的领导下,广大师生组建了歌咏队、口琴队、话剧社、国剧团等文艺团体,经常在电台播音和社会上劳军、赈灾、募捐等活动中从事义务演出。贵阳医学院第一届20余名毕业生,毅然自愿分赴抗日疆场,奋不顾身地参加抗日前线的医疗、救护工作。

在抗日战争时期,南明区境还成立了大夏大学(含中学)歌咏队(校址在文化路口),达德学校歌咏队(校址在中华南路)、贵阳中学歌咏队(校址在会文巷)、贵阳师范学院歌咏队(校址在雪涯路)、力行中学歌咏队(校址在解放西路)、中山中学(校址在河滨公园附近)等这些歌咏队每逢组织抗日演讲,总要先教唱《大力进行曲》《黄河大合唱》等歌曲,对学生进行潜移默化的爱国主义教育。

大学教授,音乐家丰子恺先生曾说过:“抗战以来文艺中最勇猛前进的要算音乐……”贵阳南明区境各抗日团体,为了救亡,为了民族解放,正是用音乐这一最勇猛的武器唤起民众的抗日斗志,鼓舞民众把抗日救亡运动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