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玩“流长”

■李 星

大家都想玩,去哪玩呢?大景点,云南大理丽江,四川成都九寨沟,贵州安顺黄果树……的确很美,有看点,也有味道,不过玩家都玩过了,有人还玩腻了!那么,去贵州省贵阳市息烽县东北面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镇:流长!一个十分诗意的名字,会让你情不自禁想到蓝天白云、高山流水、悠悠古韵。

不过,如果玩流长,只是简单走一遭,逛一圈,那肯定会印证一句话:不去终生遗憾,去了遗憾终生。玩流长,得“把玩”。“把玩”这个词特别有深意,似乎有一种无聊的、琐碎的气息,没有功利性,单纯是为了玩、感觉有趣而去琢磨研究——这是玩的最高境界。

从贵阳出发,沿贵遵高速公路,过小寨坝镇转到都格高速公路,20分钟的车程,就可到流长站。这里地势较低、山峦相连,山谷之间常有薄雾。打开车窗远望,远山连绵起伏,轻纱缭绕,周围原生态的环境焕发出勃勃生机与魅力,让人感悟和沉醉,仿佛完美融入遥远年代那种超凡脱俗的境界,这种境界无须刻意追随。闭上眼,时光在这一刻停留,一切自然、静寂而美好!

不过,走进小镇,也许你就彻底失望了,窄长的街道两旁散落着一些平房,这便是小镇的全貌了。相对于江南许多古镇来说,流长仿佛一幅未完成的铅笔速写,太粗旷,也太简单。能够构成江南意境的一些东西,比如悠长的小巷,比如古老的青石街,比如青砖黛瓦的旧房子,比如精致的小桥……这里都没有。

生活是一场修行,把玩是一种情怀,不好玩,却能玩好,因为玩的是心境。不是每个地方都适合把玩的,把玩的地方一定要有与众不同的味道。流长就适合把玩,这里没有工厂,没有高楼,也没有古城墙,恍若世外桃源,远离城市的烦乱与喧嚣,这里什么都是静的,静的人生,静的岁月,静的心灵。

流长居民多半是土生土长的农民,除了待弄几亩薄田,有的会就着天时地利,做点小买卖,过着半农半商的闲逸生活。逢每周四赶场的日子,小镇便会十分热闹。十里八村的农民纷纷赶来,大人孩子把整条街塞得满满的。人们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闲聊说笑声,汽车鸣笛声,也把小镇塞得满满的。那时会觉得小镇实在太小了,盛不了这么多的繁华和热闹。不过,热闹也只有半日。过了中午,集市散去,小镇重归安静。此时,喧嚣和繁华都谢幕了,曲终人散后的安静,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没有争斗与繁乱,家家户户相邻为亲,没有谁饥寒交迫,也没有谁富甲一方。

走进这个简单的小镇,那清新的空气,温暖的阳光,宁静的日子,会让你顿悟人生的意义,它不在于你创造了什么,拥有了什么,而是淡淡的体会,很简单的生活:每个人都悠闲地走在街上,慵懒的喝喝茶,聊聊天,下下棋。没有争吵,也没有打闹,怡然自得,他们的开心,他们的笑容,让人仿佛回到童年一样,纯真、透明、诚心,没有烦恼也没有忧愁,但感觉内心安逸踏实。

走出镇子,流长别有一番韵味。乌江是历史之河,文化之河。地处乌江边的流长,自然有着鲜为人知的历史。水尾村先锋营盘,营中树营盘等建筑是吴三桂平定水西时留下的古战争遗址;乌江因红军突破天险,成为传奇之河、红色之河。红军长征南渡乌江时,住过的流长马安山、大岩头、甘溪的民居;流长梯子岩、江口、大塘三大渡口及青岗林成为红军战斗遗址,流长宋家寨有没量坑红军烈士殉难处;流长毛坡、长涌小冬坳有红军墓及多所无名烈士纪念碑。还有被誉为“戏剧活化石”的流长阳戏底蕴深厚、古朴典雅、唱腔多变,讲述着这块土地上先民们最原始的生存方式;还有流长花灯世代相传至今,题材广泛、内容丰富,表现形式多样,再现流长人劳动生活的各个画面。

走出镇子,一去两三里,还可以乘坐游艇,头枕乌江,从下游旋塘到江口,两岸奇峰耸立,树木葱茏,野趣横生。有山皆翠,有峰皆奇,有泉皆飞,云雾缭绕,河险滩绝,群鸟翻飞,构成一条美妙动人的自然山水画廊,在这里柔软了时光,抚慰了心灵。

回想流长,历经岁月的洗礼,历史与文化震撼着心灵,超越时间的限制,小镇中远离喧嚣的那份宁静,人们生活中的那份悠闲,如一个个美好的瞬间永远定格在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