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林员的深山情

——记开阳县杠寨林场护林员饶家林先进事迹

■陈 金

17年行走在深山老林,每天早出晚归,伴随在身上的只有一个矿泉水瓶和一把柴刀,踏破上百双解放鞋,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寂寞、艰难困苦,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换来了近万亩山林无火灾。他就是饶家林,开阳县杠寨林场坝子工区护林员,一个扎根深山守护生态屏障的护绿使者。

与绿结缘 林区内安家

饶家林似乎和绿色有着不解之缘,1999年,他从部队转业安置时,始终割舍不下“绿色”情结,新婚不久,便主动向组织提出到偏远林区从事护林工作。随后,饶家林便被安排在距龙岗镇20多公里外的开阳县杠寨林场坝子国有林区。到坝子林区后不久,饶家林发现由于林区路况不好和护林站条件艰苦等原因,护林员“跑读”现象比较普遍,造成护林工作不及时,国有林场林木被偷砍盗伐现象时有发生,发现了“症结”所在,饶家林和妻子商量后,索性在林区安家。位于石龙坡的护林站附近人烟较少,常年缺水,在林区安家后,每日做饭和喝水就是大问题,饶家林和妻子不得不在附近的落霸田组去拉水,买菜则要等到乌当区百宜乡赶集时购买,由于没有冰箱,所以买一次菜要将就着吃一个星期。

安顿好生活后,饶家林便一心投入到护林工作,每天行走在坝子林区各山头林尾……17个春秋的悉心守护。如今,坝子林区古树参天,枝叶遮日、莺鸣雀和。面对别人不解的目光,饶家林坦然地说:“艰苦环境才是磨炼人的好地方,守护森林是光荣的事情。”

百里山路 用脚步丈量

坝子林区地处开阳县龙岗镇南部,与大荆村、乌当区百宜乡拐九村、大石板村、大鸭村等地接壤,林区分布于光村、向耳塘,平山坝,野猫洞、高山、老厂、石龙、红光、落坝田等村民组,面积达9054.45亩,是当地重要森林资源的所在地,更是周边群众赖以生存的命根子。

由于林地面积较大,每天吃完早餐,饶家林戴着红袖标就开始了责任林区的守护巡查工作,每年4月至11月是树木病虫害高发时段,在这8个月的时间内,除了巡山,饶家林还要检测松材线虫病的发生情况,每10天上山调查一次松褐天牛发生情况,并在林区设立15个药物投放点,引诱扑杀松褐天牛,对一些不了解的害虫,他及时制成标本,带回场部交给森防人员,为林业部对病虫害科学防治提供依据。在森林中巡查树木病虫害防治时,路滑摔伤,手、脸被刺划伤是常有的事情。

围着林区绕一周就有一百多公里,饶家林一出门就是一天,生活也没有规律,中午饿了靠点干粮充饥,累了就在林地草坝休息一会儿,每天步行巡山近二三十公里,饶家林后来买了摩托车代步,由于路况较差,骑车巡山一趟路下来,肚子被抖得疼痛难受。

“包里一瓶水,手里一把刀,这两样东西是我上山必带的,没带会有点心慌。”饶家林笑着说,山上经常有蛇出没,柴刀可以起到打草惊蛇的作用,深入林区时,还可以砍开棘刺。

9054.45亩山林,一天至少8小时左右的巡山时间,一个月穿烂一双解放鞋,就是饶家林17年来日复一日的护林生活,坝子林区的每一条路都被他用脚丈量过。

万亩林场 用生命守护

在金钱的诱惑下,一些不法分子竟然以身试法,偷砍盗伐树木,每每遇到这种情况,饶家林就盯紧偷盗者,直到将他们绳之以法。

2003年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饶家林和同事老张在龙岗镇坝子村老厂路段林区发现树木被砍,晚上便和同事老张去蹲点,当晚20时许,几个年轻人驾着一辆厢式货车来到林区,开始迅速地砍树、装载,饶家林和同事老张向上级报告情况后,立即上前亮明身份进行制止,没想到几名青年男子不但没有停止,还准备驾车逃离,为确保被砍伐的林木不被运走,饶家林和老张立即站在路中间将涉案车辆拦住,没想到不法分子不但不刹车,还加大油门准备冲过去,眼见情况不妙,饶家林和老张迅速跳下路坎避险,随手捡起一块石头砸向车的挡风玻璃,挡风玻璃受损后,驾车的盗伐者视线受到影响,索性将车丢在路边,跳车逃走。随后在森林公安的协助下,通过车辆信息迅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经过几次这样的打击震慑后,效果显著,坝子林区再也没有发生过盗伐案件。

为防止不法分子偷砍盗伐树木,工作中,饶家林把自己的手机号作为偷砍盗伐林木的举报电话“公之于众”,在林区设立破坏森林信息举报箱,广泛收集线索,不时还到周边村民家中,宣讲森林保护法、野生动植物保护法、森林防火条例等法律法规,积极动员周边群众主动参与到保护森林资源的队伍中来。

宣传防火 责任林区零火灾

火源不入山,森林才平安。国有林场一旦发生森林火灾,很容易造成大面积林木被烧毁,后果不堪设想。在森林防火期特别是高火险天气或重点时段,饶家林总会在村头、林区醒目位置设立森林防火宣传牌、设置森林防火检查卡点,向村民及过往群众宣传森林防火常识。

为防止火种进山,饶家林的“套路”很深,他总会在林区路口向过往群众寻找借火抽烟之类的话题,不少人因此频频“中招”,接下来,就是人可以走,火机留下,让携带火种进入林区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每年清明、春节期间是森林防火的重点时段,饶家林绘制了一张辖区“坟墓”分布图,在严防死守的同时,他总会提前去给各家坟主“打招呼”,提前宣传加强森林防火意识、文明绿色祭奠等常识。

正因意识增强,预防得当,将火灾隐患处理在萌芽状态,在他任林区护林员期间,坝子林区从未发生一起森林火灾,确保了责任林区火灾“零”发生。

甘舍小家 寂寞守护深山

艰苦的生活条件可以克服,大山的孤独却难以忍受。以前山上没电,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报纸,一到晚上黑暗中万籁俱寂,唯一能接收外界信息的收音机没电后,陪伴饶家林的只有风声虫鸣。

参加护林工作以来,只有每到开会和家中有事时,饶家林才回到镇上,其它时间基本过着“独守空山”的生活。在他心里,长期不能照顾家庭,让他对家人有些愧疚,火险高发时段,家中父母生病也不能陪伴左右,孩子从小就在林区长大,上学以后都是丢在老师家,高中以后,他不得不把孩子转到清镇市的一所学校就读,让亲戚帮着照顾孩子。

在17年的护林生涯中,饶家林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优秀护林员等荣誉称号。为了能让饶家林照顾家庭,杠寨林场领导曾多次与饶家林谈心,想把他调回场部。“如果是工作需要,我坚决服从,但如果是为了我的小家庭,那就算了,林区的情况我十分熟悉,我真的放心不下”。饶家林的回答,再一次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17年如一日立足偏远林区值守,饶家林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大山的一草一木,爱林胜爱家,一心扑在护林上,为什么饶家林对林区如此执着眷恋?唯有大山知晓,树木知情。

图为饶家林在山中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