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的文化风景

■周万国

举世闻名的长征途中,红军艺术家以优秀作品鼓舞部队斗志,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他们的战歌、刻画、写生、歌舞、书法等,构成了一道绚丽的文化风景线。

陆定一曾任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长,为长征时文化宣传工作负责人之一。中央红军跨过大渡河,翻越夹金山,来到懋功地区,同红四方面军会师,他欣然写出《两大主力军会合歌》:

“两大主力军邛崃山脉胜利会合了,

欢迎红四方面军百战百胜英雄弟兄。

团结我们工农武装不可摧毁的力量,

哎!团结我们工农武装不可摧毁的力量,

坚决赤化川陕甘。

万余里长征经历八省险阻与山河,

铁的意志血的牺牲换得伟大的会合。

为了实现抗日救国解放民族的事业,

哎!为了实现抗日救国解放民族的事业,

高举红旗向前进。”

歌词气势磅礴,即体现指战员们的喜悦,也阐明这次会师的意义。

在川西北高原,部队常遭遇敌骑兵,他为让大家熟记作战要领,与李伯钊合写《打骑兵歌》:

“敌人骑兵不可怕,

沉着应战来打他,

目标又大又好打,

排子枪快放齐射杀,

我们瞄准他,

我们打垮他,

我们消灭他……”

寓战术于歌中,易记易背,颇受欢迎。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他又与人合写著名的《长征歌》。他在戎马倥偬之际创作的多首战歌,都有很大的激励作用。

廖承志随红四方面军长征,他一路上忙于写标语、绘宣传画,并给刊物刻连环画。他常对宣传干部说:

“刻画任务很紧急,宁愿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尽快刻出来,部队当前急需精神食粮。”

另外,他还替战友画像,据《红军长征回忆史料》载:

“过了噶曲河小休息,廖承志同志来了,掏出铅笔和纸问:“哪个要画像”?”

当时,欣赏他那别具风格的作品,无疑成为指战员的一种精神享受。

黄镇说过:

“长征两万五千里,我画了整整一路。”

他当时在红军总政治部工作,承担着繁重的宣传任务,但沿途火热的战斗生活,独特的民间风情,促使这位曾就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的艺术家忙中抽闲,用娴熟的技巧写生。例如,他的《夜行军中的老英雄》展现林伯渠用马灯为大家照夜路,《泸定桥》反映22位勇士冒着敌人火力攀缘铁索,《磨青稞》《烤饼》描绘战友过草地前准备干粮。他陆续画了四五百幅,然而由于流动不定,雨打日晒,仅保存下来24幅。它们是长征这一伟大壮举的生动写照,建国后以《长征画集》之名出版,并被译成多种文字。